美玉可沽,善贾且待;瓦甑既堕,反顾何为。

【注解及出处】
 
前两句出自《论语·子罕第九》:“子贡曰:‘有美玉于斯,韫椟而藏诸?求善贾而沽诸?’子曰:‘沽之哉!沽之哉!我待贾者也。’”(子贡问道:“这里有一块美玉,把它放在柜子里藏起来呢?还是找一个识货的商人卖掉呢?”孔子说道:“卖掉卖掉!我是在等识货者哩。”)贾,商人,又同“价”,价钱。善贾,可释为识货的商人,亦可释为“等好价钱”。后两句出自《后汉书·郭太传附孟敏》:“敏客居太原,荷甑堕地,不顾而去。郭林宗太见而问其意。对曰:“甑已破矣,视之何益?”这里比喻事已过去,不必置意。
 
【解释】
 
美玉可以沽价,可以等待好的商人(懂得美玉价值的人)来买;瓦甑摔坏了,再后悔就没有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