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成之不足,一旦坏之有余。

【解释】
 
历经百年要把事情办成还嫌不够,但要一下子把事情弄坏却很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