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俭之后,必有大奢;大兵之后,必有大疫。

【注解及出处】
 
后两句见《老子》:“大军之后,必有凶年。”
 
【解释】
 
极其节俭之后,必定会有败家子极其奢侈挥霍;大的战争之后,一定会有大的灾疫流行。